更多>>方志动态

岜暮革命烽火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5-12-24 17:07:00 | 来源:

暮革命烽火()

雷 且

组织卫队 三打东兰

了广泛地发动大革命武装力量,1922418农历3月初3拔群邀东兰同志领导陈伯明、、牙民等在东兰武篆北帝岩召开会议(史·会议),东兰同志民大”,指派民大骨干奔赴右江各地发动东兰长区农民自卫军负责人牙民、英被指派到那地地工作。在暮(时属那地州管韦国英、明峰等人的支持下,人深入那地街、暮、老等地串经过一段时间的深入发动暮地成立了第一支民自卫军时称岜民自卫军当时参民自卫军的有韦国英、明峰、明新、韦龙新、年、道文、熊大、韦满弟、韦凤新、道祥、少林、杨顺芝、何三、朱二、管新、大、刘满吴汉中、刘屏候、三、四、管三、、熊海等28人,大家推举韦国卫军负责人。

  民自卫军成立后,提出不向官府交粮纳税,不土豪劣交租还债,人民群十分拥护,拿出矛、大刀、粉加入到自卫军

  东兰区凤山、那地、都安等地运动展,1923年,拔群在武篆召有各地自卫军负责加的会议定兵分四路攻打东兰县城。民自卫军入由牙民指的北路,担当从坡攻击县衙背后虎山,然后监视内敌军动向的任

  71农历五月十八日),各路自卫军300多人,按指定地点地,佛分四路同时发攻,卫队韦龙甫民凭借三座堡据死守,入相持状态,此,天降大雨,九曲江河水猛,南路自卫军无法河,前线总挥黄榜巍率5名自卫军冒雨强渡九曲江河,不幸中弹牺牲,另三路自卫军也因大雨,弹药失效,被迫撤退。

  第一次攻城失利后,拔群于731又指各路农军再次攻城。次因方增加文干防守城,力量增强,农军仍未取10月,文干奉命撤回百色,韦龙见势不妙,也弃城逃拔群得知守城兵力空定在1018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之夜,第三次攻打城。次攻打东兰县城,拔群集中了1000多人的自卫军分四路攻。拔群、牙民、、覃孔贤亲临线敢死乘夜悄悄地除掉了人的哨,拂晓时分,四路农军手持大刀、矛,四面八方涌进县城,顿时杀声四起,喊震天。县长蒙元良被枪声惊醒,连裤不及穿,就一骨碌爬起,命令部队坚衙。早晨打到上,蒙元良估计县守,夜翻农军取得了攻城的利。农军攻占城后,拔群宣布成立东兰县革命委员会民自卫队在三次攻城中,勇敢杀敌攻打东兰县发挥了作用,同,也受了斗的考,增强了革命的信心。

组织农协会 成立苏维

韦国带领岜民自卫军参加三打东兰县城后,认识杆子里面出政的道理。1925318,召集农运骨干明新、韦凤新、少宏、韦龙新、定科、必恩等在都村碗少宏家召开农协筹备会会议提出团结一致,筹钱继续发民武装,抵制苛捐杂税会议决组织小分,分到各地宣传发动工作:一派明峰小分到老,活夏六、夏七加革命。当时夏六、夏七掌握有60多人,活在老、公昌、文里、八腊、碍一,由于策反工作有成功,小分队长韦明峰被伏身亡;二派定科回公昌,以家族系做定海的思想工作,要其出、出粮、出,支持农运,遭到拒;三是韦国英做塘英村八打屯牙春的工作,牙春个开明人士,掌握有30多人,平时为民打抱不平,向其宣后其答应将武装韦国领导农军队伍,平由他的子牙永平负责带领

是年冬,韦国英、明新民推荐,拔群在东兰东里屯列宁岩开办农讲学习学习结束后,韦国英被拔群任命为农运动特派,指派到山、南丹、那地等地农运工作。

19265月,东兰县长区农运动总挥邓英在东兰板丁村监视敌,不幸被南丹动头炳、松部逮捕,后押解往吾隘防局禁。韦国闻讯,即带领岜农军60多人,配合区邓鹏农军300多人,兵分三路,强渡水河攻吾隘防局,试图狱营英,斗一始,英却被害于中,农军只能撤出斗。

同年10月,韦国英奉命带领岜农军星夜赶赴东兰参拔群组织的反击战击溃军阀黄城。

19278月,韦国英根据拔群给黄的指示信,配合邓鹏、牙美元率农军到那地组织韦国英首先组织小分潜入那地外,秘密活徐文良、张泽甫、朱哲三、韦义昌等人作内应件成熟后,182811月,拔群命令恩深率领农军个连,配合农军那地街。守城敌军不堪一,弃城逃农军胜利占那地街之后,韦国英立即召代表大,宣布成立那地县临时革命委员会韦国英被推选为那地县临时革命委员会主席,恒波、徐文良、朱哲三、韦义昌、张泽。南丹反动头炳、松不甘失,又集反400多人攻那地县临时革命委员会所在地那地街。韦国与陈恩深组织农军当场毙敌50多人,生俘5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此,农军以那地立脚点,在东兰江,那地的暮、六排和南丹的大、翁、吾隘一带开展革命活

经过多次锻炼之后的韦国英,成智勇全的指挥员,于192911经东兰县委委员韦菁和党员韦介硅的介地加入中组织。不久,先后有明新、茂才、韦韩杰、恒波等相被介加入了党的组织19308月,党小组长韦介硅代表东兰县委在隆安村桐岭屯者昌山林成立党支部,时称日斜支部太平支部明新支部书记是天峨境第一组织

了打倒土豪劣,推翻封建治,韦国英于19291223带领农军骨干牙秀峰、韦韩杰、茂才等在桥头抓获动团总韦尔昌,27日在巴槽田召1000多人的群算他的罪行,并对韦尔昌枪决

1930年初,那地县苏维埃政府在那地街成立,政府主席韦国英于19302月建立区苏维埃政府,雨同舟、患难与共的明新担任苏维埃政府主席,同,把农军扩为岜暮赤卫队、特务营,后被二十一63团岜

19307月,苏区进行土地革命,打土豪、、分田地、解放家奴,人民群众尽情地唱:

(一)

  百色起震天下,统帅就是云逸。

  有中共党代表,英明精干算斌。

  打倒土豪分田地,解放家奴地契。

  搭党,感拔哥革命。

  消地主和豪家作主人。

  组织红军卫队,建立政府苏维埃。

  迎接全国总苦大众齐向前。

  跟中党,拥护东兰韦拔群。

(附注:斌即小平,拔哥即拔群,下同)

 (二)

    是革命主力,就是我兵。

    工兵,工兵,我都是一家人。

    被削被迫,民血汗被吞尽

    受苦受迫,求得解放革命。

    军阀地主和豪统统肃清

 (三)

     高高的西山飘满山。

     湾湾水河水泛波。

     革命根据地是谁缔

     族人民拔哥。

 (四)

  斧不怕硬柴,红军不怕反派。

  豪地主威倒,各地建立苏维埃。

  喊天地震,好比春天

  跟拔哥革命,快快起来当红军

  半夜盼望日出,白天盼望云散。

  早盼风来夜盼雨,盼望红军快回

 

就用些歌曲颂韦拔群和红军,表人民群众对韦拔群和红军热爱和支持。

里有迫,那里就有斗区苏维埃政府成立后,组织打土豪分田地,成立雇收地主豪绅财产塔村土豪姚通甫占住摩天岭,反对红色政与红军为敌19308月,韦国英率63300多人枪围剿姚通甫。由暮到塔,都是崎山路,人走,马难行。从龙塔到摩天岭,只有一山路通行,四面是崖峭石。要攻克摩天岭,捉拿姚通甫,确比上天还难,但困难吓不倒红军战士,韦国英察看地形后,定由覃道平带领小分队从山爬上去,趁黑夜摸上摩天岭,潜伏在姚通甫房周。拂红军战一小,打掉了敌岗哨,山赤卫队员黄等冲上敌营掉姚部10多人,缴获枪10多支,其他匪兵见势不妙,纷纷,姚通甫山后石崖小路逃,是役粮食2000公斤,牛10,分给当民。

那地是座古老的山城,代州府衙所在地,是黔桂个经济、政治、文化中心,也是兵家必之地。1930年初,东兰、南丹、河池的民武装1000多人,那地根据地行第一次剿。人兵分四路,南路由河池国栋、容志望带队从长老扑,南路由东兰县团头怀带队学经拉花攻入,西北由那地防局炳、领队从罗富五村逼近,北路由民党南丹县长邓传当带队从扬州逼韦国英、恩深探知动态后,采取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战术集中新街分别隐蔽,待兵接近,突然出。担任主攻的河池国栋的部队刚到老街,未站住脚跟,就被红军措手不及,死大半,退。退李部以后,红军击罗炳、松,支持不住即往富逃红军抓机,兵分路向怀部和邓传当起攻邓见主攻受挫,不敢恋战,一一退出那地。

敌对那地苏维埃政府第一次剿失后,不久,集河池、南丹民团数百人,第二次攻那地。韦国英指挥红军占住有利地形,就地反,激一天,退。吃了仗,不甘心失,又组织河池仁中1000余人第三次攻那地,由于此主力东兰暮作有特21士守城。韦国排分成三个战斗小与敌英勇奋战,因敌众我寡,韦国英命令部迅速撤出战场,他自己掉大衣,身上银钱抛洒在地上,纷纷抢钱韦国英趁乱脱险,余下16士撤到暮,至此,那地失守。

 

线  保西山

193010月,主力在河池整北上江西后,拔群、涛带二十一制把东兰山、都安、思隆 (田)、奉(田)等的赤卫队备营编入二十一616263个团当时韦国领导暮特务营63建制,活东兰山、天峨、南丹一19314月,63团团长廖源芳在与敌战牺牲后,撤到暮休整的部队负责人,推举岜营营长韦国63代理团长7月,韦国英率到西山部整党委正式任命韦国63团团长

北上以后,广西民党政府局趁右江革命根据地力量薄弱之机,兵遣右江根据地。大敌当前,右江特委根据中央的指示,作出分散活展游击战定:除拔群率领师部直属营留守西山外,一部由政委过红水河,到河池一;一部南下果德一部派韦国英外线主力西山的攻。了保西山,固根据地,1931325韦国英率领红军200多人向山挺,在文里村与凤团龙达尊部交击溃。之后,部队转回天峨的八腊,南丹团邓传当部遭遇,韦国英部迎,追至八腊家洞五里山直至暮的平石,最后退往南丹。当时,柳司令部集重兵1000多人,重重志仁红军州岩,韦国闻讯后,定出兵救,夜赶到吾隘拉渡口,次日早强渡水河,攻占州,接着回攻打吾隘防局。之后,韦国英又率兵下河池,主欲往西山参战明金部,在回东兰渡口,不料被东兰,河池民红军腹背受韦国机立,令30名水性好的士,渡口上游游渡水河,岸制高点,退河岸守;又派50士,竹扎筏,渡河增援;其余人马组两个,阻尾追之。下午,红军营长黄桂德带领100多名士乘竹筏,水河。上岸,东兰也赶到河岸,堵住红军去路,红军只得凭借河岸坑沟还击。此未靠岸的士的竹排,被人的炮弹击散,流在河中,韦国英率的后卫队,已无法渡河,红军队伍已被截成两节下午一时战斗到深夜12红军牺连长1人,排2人,士多人。桂德带领已冲河的红军经东兰的板丁回到暮,韦国英率未渡河的伍,且且退,乘星夜,沿水河岸西上,到吾隘的拉渡口才能强渡水河,于47回到暮的都与黄桂德的合。次西上山,下河池,北达扬州,南抵东兰,行程1000多里,前后13夜,与敌8次之多,有力地制了人,完成了外线减轻西山力的略任

48,柳司令部又集南丹、河池民团数百人,吾隘上云榜渡水河,扑向苏区韦国英令精干60人,在丘宜山梁上迎击敌人,红军利用有利地形,采用敌进我退、去我追的战术,打得人焦头烂额斗到第四天,人缺水粮,惶撤退了。

是年1222东兰山、河池三800多人,在民团头怀邓传当炳、龙达尊的带领下兵分三路第三次向我苏区猛扑过来韦国英率领苏区军民分三路迎顿时苏区中心腹地——轰鸣,硝烟弥漫,片洒红军与敌人厮杀两天后,都失守,区苏维埃政府干部景昌、士昌在斗中光荣牺牲,苏区人民害,房屋被光,物被韦国带领红军转暮外石山地,重整旗鼓,继续击敌人。

人用武力苏区的同,又用高官厚意志薄弱的人。原区苏维埃政府反委员韦龙新被收后叛党投,一些也倒戈相务连连长员韦韩杰被叛徒害,一时间乌云密布,阴风习习苏区风飘摇韦国英只能将区苏维埃政府机关从板花的板桂屯搬到都的水洞公。

是年6月,中共黔桂委和革委在天峨的林佑屯成立。

甘孟岭 血染拉好岩

1932年春夏,右江各地革命根据地相失守。是年秋,桂系军阀罗活一规团县龙达尊,凌云县黄昆山,河池县杨仁甫,南丹县邓传当松,东兰县陈怀5的民武装5000千多人,向苏区。叫对岜苏区实光、光、光,茅草要火,石刀,草除根,地出的政策,企把右江革命根据地最后一块苏区吞掉。

1932920红军独立第三63团团长韦国英率红军首先在公昌的雄桂系活部相遇,在里拉了甘孟洞役的序幕。顿时山谷,人步步向红军阵地猛烈攻,红军战士沉着应战,打退了人的一次次冲,把人阻在雄洞外面。对敌韦国英星夜带队撤到都村的旧红岗屯,召以上干部会议究如何防、反击敌人的攻。会议决定,地分5道防线:第一道防线设在都村的那凡屯拉雨洞,岑西洞一,由苏区卫队长韦明宣指,阻安方向犯的柳庆区白匪;第二道防线设表屯一,由韦国英指,阻由板方向犯的南丹、河池的反;第三道防线设在甘孟岭上,由红军营长蓝志仁指,控制公昌方向犯的凌云之人;第四道防线设在牙祥、孟一,由特务连挥员韦明三指挥拦从凤犯之匪徒;第五道防线设在王亨洞、水一线,由桂德营长,控制板花方向犯的东兰人。并决定,与敌3天后,不能取,即撤出战场移外线会议结束后,指挥员们回到各自的防线,防守迎击来犯之

921早,人以倍于我的兵力向红军各防线红军利用山上大的有利件采取金蝉脱壳让敌人互相残杀东兰县的匪兵王亨洞追活部团从洞冲上,红军突然撤离战场两边敌军冲到离甘孟坳口不的地方都以遇到了红军,不问青红皂白地朝开枪红军战士却在一旁坐山虎斗。打了一之后,得不太对劲,官大喊:你们哪个的?请讲你们的暗落,东兰县了牛角号声上了信,枪声才停止下。一敌军官大的,瞎了眼,中了共,自己人打自己人了。敌军官暴跳如雷大叫:统统我往甘孟岭冲——”接着人像一群乌鸦红军阵地扑红军战士早有准,各种枪炮向,人象瘟样东歪西倒下山去。这样是不断轮番往上冲人逼近了,就用梭与敌人展肉搏,人一次次被打退下山。

923斗已打了33夜,我军战士多人牲,一、二、三道防线已被人冲破,被迫退守甘孟山。这时人已把红军阵团团围住,切各防线系。天中午,人集中所有重火力,向甘孟山攻。凌云司令昆山率400多名白匪在密集的枪弹下,不地向我军阵地扑当敌人爬到半山腰蔽在半山的红军和赤卫队战舞着刀、矛冲下山掉胆裂。人在遭到重的亡之后,便想出一条诡计,派民团韦承春、等人,装成送粮的民,乘黑夜混入红军前沿指所,准外合,消灭红军人的诡计,被志仁破。顿时政委火冒三丈,拉开驳壳枪承春的胸口喊道:别动你来干什的,快这时站在后面的业见事不妙,就抽出左志仁要打,但他还没来得及扣板机,就被一红军战士刺破胸心,一命天了。承春见状白,抖,命,一口人的计划全部了出当晚志仁将计,派一个战士到半山腰,炸一手榴,然后打亮筒朝四面照射,人一看,以内应讯号,便不地扑向甘孟山,当敌人爬到三九曲的山窝时突然杀声四起,人魂魄散,四奔逃。

924,大雾笼罩着整人不甘心失,他采用人海战术,步步向红军阵地扑,红军战士英勇杀敌,用不多功夫,就把压缩在山里,红军王明礼带领10多名勇士冲向地,打得人蒙头转向,在逃踩响红军埋下的地雷,炸得人血肉横飞,有8个敌人被红军活捉。人挨了次打之后,活再次组织和正规军一起往山上冲,他红军快交枪吧你们被我话声一落,枪声石回答人,不少应声倒地。可是,红军战这时也有近百人牲。

斗到第五天下午(925),山海茫茫,整群山天低云暗,人在浓雾的掩下,又向红军阵地猛烈火,源源不地增加兵力,步步向红军阵地推这时红军弹药干粮都快用完了,持到最后利,志仁带领红军战守隘口,勇阻,子打光了,就用石头砸这时,甘孟山西北通道的隘口被人攻破了,并抢占了红军两处高地,在无退路又无援兵的情下,了保存部的有生力量,志仁果断决定,由他和桂德等16个战士打掩,其余全部撤离地,移外线。待部撤到外线后,他却无法身了,只好被迫退守山隘拉好岩。到了拉好岩后,人就向拉好岩逼近,集中重火力猛烈轰击志仁率领战士沉着应战,打退了人的一次次攻,可是人却不停地向红军阵,雨点般的炮炸得山崩地裂,情危急,志仁斩钉对战们说人很快攻上了,大家作好斗准,我打到最后一人,也要和斗到底,人在,地在,不能后退一步。人爬近象雄猛虎般地冲上人,挥动马刀、梭、刺刀左与敌行肉博。在白刃中,桂德和几名士英勇牲了,志仁也身,但他依然屹立在地上指羞成怒,民党活向他的部队发布命令:哪个抓志仁,活的要人,死的要司令部领赏话声刚落,人就象狗一,黑压压地向拉好岩山上爬,面压压群,政委对战们说同志,准好石,待人逼近了,看准再打人爬上来时,他大吼一——”。接着象猛虎一人冲杀过去,在激中,志仁抱住一白匪,死命地往边滚下去,最后与敌人同。在斗中的文明、明甫、、岩三、覃升9位勇士宁死不屈,在弹尽力竭的情下,每人抱住一个敌人一同跳下崖,革命流了最后一滴血。

这时,在岩洞顾伤员的宣传员蓝彩娥也投入了斗,抱住一冲上岩人跳下崖,革命出自己年的生命。

人占拉好岩后,不但毁了群的粮食和衣物,而且还枪杀藏在洞的几十位群还将刚刚会哭的小孩死在石上。英勇的红军战了保卫苏区了人的解放事,他血染苏区的甘孟岭和拉好岩,他的英雄迹在人民群中永。至此,右江最后一革命根据地失守了。

 

重整旗鼓 山再起

  1941年春,我党在州板、卡法的据点被破坏后, 中共黔桂委作出定,将边委工作人及部撤回广西,原省边独团团长委委员韦国带领一部分士,秘密地回到他建的革命根据地——暮。

  他走在蜿的山路上,纷飞的甘孟山和拉好岩,想起牲的友和人民群,目睹十年前被白匪劫的故土家,想到人民依然在水深火寒交迫之中,不禁热泪这时已是天峨建制的第六了,人奔走相告岑西大哥(即韦国英)回,幸存的共红军战士,又秘密地聚集在韦国英的身旁,聆听他蔽精干,期潜伏、蓄力量、以待……”的指示。此民党对韦国英的出既惊又怕,任天峨县国民党县长林英明呈广西省民党政府要求增兵暮。柳庆区专员公署即派警察于南丹吾隘扎,并设立吾隘警备区与东兰长江警备区对付天峨、东兰两县边境的游击队的活派出警察暮,侦缉韦国英和地下工作人。由于韦国英的机智勇敢和群的掩民党警察找不到他的踪迹,羞成怒,武能、福昌私藏共匪,给韦国英通风报信,将两人的人吊打出韦国英的母班四妹三次到板花、六排和审讯降,谩骂她教子无方,勒令交出韦国英,威胁将班四妹首示……。班四妹不管怎样、逼供,始不吐露红军。在人的刀面前,班四妹面不色,理直气壮对县我是个妇道人家,只有女之,那管得他之心,是一,万民之母,都管不了,我怎么管得了……”,弄得审问者瞠目舌,无奈放。

  当时有柳州籍地下党员罗启超同志在广西党组织的派遣下打入天峨政府任,他得知韦国英等人从贵州回后,通种关系去和韦国英接罗启超同志认为岜暮是革命老,有群对国民党局的治不,适合展革命力量。了培革命骨干,他在暮村丘韦声扬开办了一个补习班,吸收20多人学习,以《社会发要》、《大》、《抗日民族战线为教材,在学员当中灌输马列主和革命思想,不久,补习班被天峨县国民党政府取。党的地下工作人补习教师罗桂凡(东兰县人)被除出境,罗启超被捕入

  1944年春,原黔桂领导世同(改名超)和德益人化装成牛子,到暮召集韦国英在岑西洞召开会议。正是2月下旬,山百花盛,象征着火的年代快要到了。会议明三、明日,站在曾经并斗的黔桂领导面前,心情非常激,相无言,紧紧地握手笑。上,世同传达革命势与中共广西地下党的斗精神,把党的暖和音送到人的心田,跟上组织失掉系多年的几位共,又看到了革命的希望,个个喜形于色。

  1945年春,日第二次入侵广西各地,局吃固大后方的抗日救国阵地,上派霍、林小教书为名,到暮中心校任,霍任校。霍在任,深入群,宣持抗、反团结、反分裂,持民主、反对独裁的政治主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期,霍实结识韦国英,在韦国英的秘密支持下,发动会青年、生,以演话剧、出墙报书写标语等方式宣抗日救,同暗中揭露民党假抗日、反共的实质。使这块沉睡多年的土地,又沸了。天峨县国民党发现后,便逮捕入

  是年9月,日本帝投降后不久,世同又着党的重任,第二次到岑西洞召开岜暮党员会议传达中共那武特支(当时那武特支是右江地最高一组织领导)的五点指示:一是认清国民党反共反人民的本持革命,站,反投降;二是深入后,化敌为友,化友我;三是保守秘密,掩境的革命同志;四是发动展武装力量,反对国民党三征;五是打进敌部,做分化人工作。韦国英重整旗鼓,山再起。会议之后,韦国英遵照上组织的部署,秘密地展革命活

  正庆国共和谈时期,天峨县国民党第七任县长寰了解韦国英曾是红军团长,有事指才能,在群众当中有高的威望,便邀他到会谈国共合作、建天峨事宜,荐他担任天峨副司令,被他婉言拒,但是唐寰仍以朋友相待,不加害于他。

  1947年春未夏初,中共书记韦芳和领导民同志,奉命到行革命活对岜暮党组织进行整指定韦国为桥头暮)支部书记。是年秋,韦国英在都村文洞召金(金谷)、都(都边青年同盟与会牛,购买枪弹组织击队,抗击国民党三征1948年秋,在、巴、革命游击队的影下,韦国英在都地方父老贤达会组织,打倒民党反派,建立民主政府,上宣布成立都击队,任命华庆为队长

  1949年在党组织领导下,韦国英同志直接领导岜暮地的革命游武装。6月,成立桥头击独立中。中队长韦明三,副中队长华庆豪、韦国英。中排,一班。一排排长韦,副排向光培、武由;二排排长华庆豪、副排长华庆兰;三排排长韦国兴,副排长黄,共70多人9月凌云逻楼后,桥头击独立中队编入天峨主力大,成解放天峨一支有生的革命武装。

 

 

狈为奸 暮遭劫

 

  19503月,天峨土匪暴,天峨主力大及政府工作人奉命撤离天峨,到河池整,第三排及三留守暮。

  9月,武工公安队从东兰回到暮,三排、三队组成天峨第二大。由韦国领导,活暮、塘英一集粮草,迎接解放大军进峨剿匪。当时天峨的土匪有反共救国军第七纵队、反共救国军兰纵队、老鹏独等。他在解放之前,胡作非,搜括民,强奸女,人放火,无不作,企韦国领导的武装置于死地,是年121(农历1012)东兰统琼、南丹纵队云、老鹏独师张,加上韩勋的第七纵队,共1000余人,分5路向暮扑第二大韦国英、的指下,分路迎

  由于韦国英、提前知道土匪暮的消息作好准粮食、牲畜等物埋藏起来并做好群的疏散工作。在土匪攻的候,兵力分五道防线武工由周效孔和干指,死守丘坳,阻击韩勋公安德文指,埋伏平石,迎金保林、敬爵匪三排和都村民兵排,由排长华庆豪指,占居丘宜山,截班统琼安和板花民兵由英指文先、安(不料英一让敌人通);板民兵排由、向光培指,埋伏在干洞,拦击吕孟光及姚光,平石民兵排由韦凤科指,在水河云、少强匪斗布置束后,各防线战员,按指定地点、时间进地,严阵以待。

  12早,浓雾迷漫大地、缭绕,各路土匪向暮扑了。首先是公安在平石金保林股匪接火,由于有叛徒秉璋、德英作内应,加上敌众我寡,斗一打,我公安队处于被地位,不得不撤出战场斗中公安队战德林牲;接着板民兵排在干洞坳口姚光孟光股匪交,民兵凭借有利地形,住土匪的攻,激一整天,人未能前一步。中午分,金保林、敬爵、韩勋在叛徒秉璋、德英的路下,向暮扑,武工在丘坳迎击敌人,击溃了土匪的尖兵班,迫使其往后逃。我方组织小分,丘宜山方向的枪声响了,三排与东兰统琼了。丘宜山是一制高点,占住丘宜山,就可以居高下,因此三排和都民兵排,土匪在此山拼杀得十分激烈,激4后,我武工枪发生故障,失掉了对敌杀伤力,加上敌众我寡,我三排不得不撤离战场

  夜幕降临时分,益坡突然起了密集的枪声,胡云、少强、突破水河渡口,向我军侧偷袭过来。入夜分,匪占了保上屯,居高下,向我武工队阵地扑公安干事覃永被流打中右脚跟,。我方伍撤到中村屯后面的山坡,南丹、东兰土匪的三排合。这时除板民兵排还坚持原地抗土匪外,其他防线都往后撤了,各路土匪一起涌了板。部队领导决将县武工、公安三排撤到东兰边境。一面组织小分队继续袭击,一面派人到东兰求援。

  土匪进岜暮后,人放火,物,无不作。板民兵排副排向光培在掩众转,不幸被土匪牲。我党地下联络员韦福昌在平石村那屯被捕后,土匪逼他交出,因他的早已送击队使用不能交出,因而,被土匪当场活活打死。拉屯施庭英,里屯韦显开韦显云、美忠等因曾我部探送情,被土匪抓获当场枪杀。土匪在板村逐户进行洗劫,走牛100去的粮食、衣物、被,大至牛,小到米、三脚、子被洗劫一空。土匪在板花、平石等村放火104革命同志和群的房子,无家可的群被迫到东兰亲友家避公安队长黄德文同志的人被到六排。武工队领导干家的瓦被板、板拆光,三根梁柱被掉。在撤退东兰边境的第三天,韦国英派他的警卫员韦盛蛟给东兰县委送信,不料到东兰的那村路口被叛徒韦选拔一伙杀害,大家宣誓:一定死去的同志仇雪恨

  素有革命传统暮人民,土匪的烧杀,表得无比的强。不久,他墟上重建家,努力生集粮草,迎接解放大的到

捉蛇抓头 擒擒王

 

  1951年初夏,武工、公安三排在六排、暮和东兰的金谷助部剿匪。一天中午,一位族群众报信:土匪支队长姚光华躲藏在塔村耳洞瓦。剿匪部队领导将活捉姚光的任给县武工公安,周效孔、干接到斗任后,立即召长会议究行方案。

  耳洞有30多里,全是经过叠嶂的崎山路,道路窄塞,险关重重,一坳接着一坳,一垌着一垌,地形十分复杂,要完成活捉姚光的任,十分艰难

  月藏天黑,部冒着寒风细雨,在油滑的山旮旯里行走。了不使伍前后失掉系,走入叉道,同志都在自己的左臂上扎一白毛巾,以作联络从晚10点出到次日凌晨4点多,尖兵班到塘洞,距耳洞有一段艰险山路,公安队长韦正要到群家去找一位群作向,不料有一位士的走了火,脆的枪声在山里久久的回着,我立即命令部急速前,赶在天亮前包围岜耳洞瓦

  天蒙蒙亮,夜雨已停。部兵分严严密密地包了瓦。尖兵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了瓦棚,姚光的几名保镖连带枪束手就擒。有匪兵出去解小便见势不妙想逃起步就被住。武工队员韦大豪、韦庆忠一步冲姚光的住房,掀其被子,用住睡初醒的姚光,叫他手投降。接着日森、大福同志在姚光的枕下搜出支步,一支捷克步、一支比利步。此役,我,就把土匪支队长姚光和他的随从全部活捉。

  这时天已大亮,在撤离耳洞,有人提出把姚光随从全部掉,周效孔和公安队长黄德文里地形复杂险要,易进难退,周全是土匪,枪声,土匪就卡住各坳口,四面八方合,再,同志已一夜急行,肚,后援又,不宜与敌,最好刀下留人把姚光质带走,万一生情,叫姚光,土匪听到他的喊,就不了。周效孔如果他们跑谁负责孔明要七七擒了再把他你们把他交我。他不了的经过究,周、同意干的意,把姚光了他。

  初夏的早晨,太阳终于露出了笑,向大地洒下了暖柔和的光。中午十分部队胜利地回到了自己的——暮。

  在回暮的路上,干寸步不离地跟着姚光,姚也不地用祈求的目光回望干。干心想;姚光华这股土匪有100多人,分散在塔、公昌、甲岩、升各里,要全部消,非利用姚光不可。因此,他想利用姚光的一些交往(姚是的契),劝导他的械投降。回到干叫姚到自己的家做他的思想化工作,姚光、姚光这两人都是股土匪的目)放下武器,械投话还没说完,部队领导就派人要人了,时韦唯一的出路就是带队缴械投降,否死路一,何去何自己拿定主意。姚光拖着僵直的步子,搭拉着袋走出去,在生命攸关时刻,他把一线希望寄托于干,要干一同跟他去。韦说先去!我后就到。转过对来要人的同志你们注意他的安全,不要生意外

  经过队领导张韦国英再次做了姚光的思想工作,他同意姚光、姚光焕带领向我剿匪部投降。队领导安排,当晚韦干以姚光的口替他了一封降信,信送出去以后,不到几天时间塔、甲岩、公昌、升、平石、六排等地的土匪纷纷缴械投降,先后收缴长枪60多支,短10多支,手榴100多枚,子10000,大刀20把,大烟土担。至此,股土匪土崩瓦解了。